服务热线:13955133297
刘俊京书法
发布时间:2018-07-20       阅读次数: 2743

  刘俊京,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华养生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国禅佛书画院副院长,北京林业大学MBA专家委员,北京书法学校特聘教授,解放军铁军书画院艺术顾问;

  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其作品获中国文联“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创作奖,并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八届国展、九届国展。第四届正书展、第八届国际书法交流展,中国书法家五百强展,第十五届中日自作诗书法展、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书法展、“冼夫人杯”书法展、“梁披云杯”等多次书法展中入展;并在中国书协举办的“杏花村汾酒杯”电视大赛获银奖,“三晋杯”公务员书法大赛获铜奖,"复圣杯","高桓杯","羲之杯","皖北煤电杯"大赛中获优秀奖.同时在北京"双鹤E.C"电视大赛获一等奖,第九届全国文代会代表,并获北京市第三届文艺工作者“德艺双馨”奖,北京市文联文艺作品最高奖及北京十佳中青年书法家,北京旅游文化使者等称号。书法作品随神舟八号上太空并被毛主席纪念堂,中办管理局,国务院管理局,人民大会堂,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国文字博物馆等多家机构及海内外广泛收藏. 曾出版《中国百名书法家---刘俊京卷》《年度水墨---刘俊京》《中国美术家---刘俊京》《刘俊京多体敬录心经》《墨品---刘俊京》《刘俊京养生书画》《人民艺术----刘俊京》等多部专集。


 

 

 

 

 

 

 

 

 

爱莲说

 

 

 

 

 本  自  心  源     迹  与  心  合

张瑞田


两年前,在宛平城参加一次书法论坛活动初识刘俊京。此时,他以自己一副清劲的笔墨,以自己对书法的敬畏精神,以不凡的人生经历,以及,以他放达、豪爽的品性,备受书坛瞩目。                                             

那一天的论坛主题关乎书法艺术的特征,刘俊京从自己的创作实践出发,阐述了书法艺术学习和创作的关系。问题是一个老问题,但是,因观点胎息自己的学习和创作经验,谈的清晰、形象,十分接地气。至少,我深受启发。 

分手时,曾约定去京西拜访他,由于琐事缠身,再度与其相见,竟然有两年之隔。热情洋溢的刘俊京喜欢谈书法,也愿意谈诗词、中医,后来才知道,刘俊京曾是中医师,对中医理论和实践,都有不俗的研究。这样的文化背景,对于他的书法创作自然会发生特殊影响。为此,也增加了了解他、探求他的兴趣。

翻开《中国书画名家刘俊京》书法作品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的《楷书四条屏》,还有《临北魏镇北大将军墓志》,前者是作者临习北碑的创作实践,准确体现了刘俊京对墓志书法的理解和探索。脱胎《张黑女墓志》的那幅楷书条幅,笔致圆润,结字精美,如春风徐徐,似小溪悠扬,浮动的情感,起伏的节奏,推涌着作者丰富的想象,既让我看到了刘俊京别有洞天的书法才情,也使们感受到刘俊京对《张黑女墓志》等墓志的独到发现。

刘俊京生于北京,身体里涌动着北方人贲张的血液,学习书法,其审美旨趣容易导向“碑学”——粗犷、强劲、质朴、沉着的美学范畴。著名的龙门石窟在洛阳,他去了几次,龙门石窟的碑刻让他震撼,于是找来《龙门二十品》开始临习,试图让自己的笔墨融进北魏碑刻的豪迈与遒劲。

众所周知,乾嘉以后,汉魏碑志大量浮出土面,客观上促进了清朝考据学的繁荣,另一方面为书法创作和研究开创了新的局面,清朝后期,学碑成为大家的邓石如、包世臣、赵之谦、李瑞清、张裕釗、康有为等人,为我国书法艺术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魏碑独有的风格,引起了刘俊京的共鸣,在《龙门二十品》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倾诉对象,同时奠定了自己的笔墨基础。开张的结构,近于笨拙的笔意,凸显纯粹的民间精神,给人一种幽远而丰富的想象。从《龙门二十品》开始,他遍览魏碑名拓,对《张猛龙碑》、《张黑女墓志》格外看重,常读常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魏体风格。

读刘俊京的楷体书法,看得出他喜取纵势,方笔、圆笔混杂使用,但,用得多的还是圆笔。刘俊京用笔,浑刚、厚重,六朝之迹,一目了然。他强调行笔的自然,不去精雕细刻,注重意趣的捕捉和神采的提练。写魏碑的人常染上“大刀阔斧”的习性,稍不留神,就会露出浅薄的痕迹。刘俊京深明此理,他习碑,不在刀痕上做文章,注重书写的“笔意”。书法是个体生命经验、情感的表达,“笔意”浓郁,表达才能通畅、自然,才能有情可抒,有意可达。康有为在评价张裕釗书法时曾说:“吾得其书,审其落墨运笔,中笔必折,外墨必连,转必提顿,以方为圆,落必含蓄,以圆为方,故为锐笔而实留,故为涨墨而实洁,乃大悟笔法。”我读刘俊京书法,与康有为有同感。

对于自己的书法,谦逊的刘俊京从不高估,他只是说:“我在魏碑名拓中发现了书法艺术的新天地,这个新天地,注定是让书法家大有作为的天地。”一位兴趣广博的书法家,一位能书擅画,又能吟诗唱戏的书法家,他感受到了书法对生命的特殊价值。

    大凡楷书出众的书法家,也会在草书领域有所作为。刘俊京是其中之一。在我的直觉中,刘俊京更多地开掘了魏晋的书法矿藏,同时汲取宋明草书的气韵、风骨,飞流直下的气概,张弛有序的展开,弥漫着浓郁的文人气息。晋人对书法的至关重要,是古典书学的核心思想。遗其形貌,存其神韵。刘俊京掌握了系统的书法史知识,他当然知道书法史中的书法家孰重孰轻。他的思考,他的气质,他的文化准备,决定了他的创作成果,他遵循中国古典美学法则,不去人为夸大书法作品的形式,手中的笔提按着线条的意象,整体的书法感觉,与书法的古典美颉颃,促进书法艺术灵感的迸发。柳宗元说:“夫美不自美,因人而彰。兰亭也,不遭右军,则清湍修竹,芜没于空山矣。”书法精神,书法欣赏,书法创作,一旦脱离了书法古典美的范畴,都将是无缘之水,无本之木。不管是以创新还是革命等理由,均掩饰不了创作者的浅薄和可笑。
    纵观书法界,时常可见低级庸俗的观点,一些书法家为提升自己的“身份”,不惜编造谎言,吹嘘自己的出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天下称颂,滑天下之大稽。刘俊京没有这样肤浅的心理,他的文化修养告诉自己了,生命同等重要,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没有本质的区别。站在这样的文化至高点,探求书法之堂奥,当然圆融,当然中庸。刘俊京对书法艺术的理解,符合艺术规律,因此,我们看到的刘俊京书法,透露着历史的气息,飞扬着生命的情思,予人以审美的愉悦。

流行日久的书法视觉冲击力之说,越来越时髦了。因此,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直插云霄的长篇巨制,那种淋漓和张扬,是一种过度的夸张,显现着当代人的肤浅,极大背离了书法的文化意义。其实,书法就是平实的书写,心灵的袒露,文化的表达,除此之外的结构探索,笔法突破,仅有理论的意义。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当我为自己的观点感到“保守”或“不时髦”的时候,我看到刘俊京创作了许多具有思想性、趣味性的“书法小品”,聊聊数字,意新语俊的跋语,给人带来极大的想象空间。书法是高贵的,也是深奥的。试图以某种理论样式介入书法审美,是极其艰难的。然而,我所期盼的书法表现和我所推崇的书法审美,在刘俊京的书法建构屡屡得见。刘俊京强调书法的“写”,而不是“作”。“写”,凸显书法家主体的生命趣味,它把艺术创作转化成与生命共振的自然表述,强化着生命的文化记忆。与之相反的“作”,将笔墨完全外化,在粗陋的呐喊声中,仅存的视觉冲击力,淹没了书法艺术的人文精神,自然对完整的书法审美构成了破坏。另外,刘俊京时刻把握传统的重心,温润的书写,质感的线条,优美的墨韵,准确的结字,即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当代书法家精彩的作品,也使我们领略到传统书法艺术的风采与韵藉。

(作者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作家、书法评论家) 


 

 

 

 

 

庄严入妙

 

 

 

 

 

俊 雅 书 风 京 儒 文 采

 王宝心


    刘俊京:北京人,文人,书法家。

 自古以来,有关书法审美的论争从来没有停息过,或是赞美晋唐书家注重形而拟于法;或是颂扬宋代书家重文采而取其意,真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唯一不争的,便是能文能书者为上品。俊京,就是这样的一个文人书法家。

 俊京,天资既高,积学亦深。真、行、草、隶皆能书,尤以真书见长。其真书传承魏碑遗风,尤得北魏《张猛龙碑》之妙,大气磅礴,浑然天成。大能布白严谨,小能疏朗有秩,心手相应,开合有度,变态无穷。启功大师生前颇爱《张猛龙碑》,其诗作曰:“世人那得知其故,墨水池头日几临。可望难追仙迹处,长松万仞石千寻”。大师又道:“唯其于书丹笔迹在有合有离之间,适得生熟甜辣味外之味,此所以可望而难追也。昔包慎伯遍评北碑,以为张猛龙碑最难摹拟,而未言其所以难拟之故。自后学言之,职此之故而已”。大师所说的是,后人很难得《张猛龙碑》之法,然而俊京做到了。一次,俊京邀我小酌。进入酒家堂中,迎面一幅俊京所书丈六的巨作令我眼前一亮,其高雅气质如出自前贤之笔。那天我喝多了,可能是那幅字让我舒畅,它能不知不觉的把人带入“横出翠竹吐新叶,点落黄鹂衔老藤”的大自然境界。

 俊京通晓诗词格律,加之早年做中医师的经历,撰写了很多中医养生的诗作、楹联,被他谦称为俚句。这些佳句被他写成作品,书与文浑然天成,珠联璧合,将书法的神气骨肉表现得淋漓尽致,颇受收藏者的喜爱。苏东坡说“书必有神、气、骨、血、肉,五者缺一不为成书也”。苏东坡说的“五者”,也是中医学的要点,我想不明白,是否它们之间有着某种精神层面的联系呢?

 俊京见分晓过不惑之年却有如此的成就,在同行中实属难得,因此他受到欧阳中石、李铎、刘炳森等书法大家的褒奖,其书作广为人们收藏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苏东坡说:“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然而,俊京不畏张猛龙和格律诗之难,定要追求这高古可贵的东西。前不久我接受北京电视台《周末收藏》栏目的采访,当记者问我“收藏什么样的书画作品升值空间最大”?我当时一二三四地说了很多,遗憾当时手头没有俊京的作品,否则把作品往桌上一摊,“就是这样的,难得而可贵的”。

                          乙酉仲秋于修心堂

                        (本文作者为北京书画艺术院常务副院长)


 

 

 

 

 

随缘且喜

 

 

 

 

 

书 画 可 以 玩 吗 ?



  刘俊京属于我喜欢的书法家类型,注重传统,行笔厚重,没有那种现代书法的古怪造型和舞墨的技法,老老实实地写字。让人看着实实在在,如乡下的一股清新之风,非常难得。

  看着刘俊京一幅一幅作品的款识中,我看到一个规律,其落款大多是勉、写、一抹、随笔、温故、玩墨、写记、学记、学写、信笔、匆笔等,“玩”是不是就是刘俊京一种对书法的态度。

  书法真可以玩吗?以前人家说我的书法如何如何,我通常会说我只是玩玩而已,不是专业的书法家。而刘俊京却不然,他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的学生,其作品在中国文联“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中国书协举办的八届国展、九届国展。第四届正书展、第八届国际书法交流展,中国书法家五百强展,第十五届中日自作诗书法展等,并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华养生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禅佛书画院副院长等职务,应该是一个大书法家了。可你认真的看看刘俊京的书画作品,那种把玩的心态就在其间。

  书法可以玩什么?

  在辞海里,“玩”字有5个注释,一是玩耍、戏弄;二是欣赏、玩赏;三是玩赏的东西,如古玩;四是研习,如玩辞;五是忽视,轻慢。由此说来,“玩”字内涵非常丰富,许多正面的或反面的事都可以与“玩”联系起来。书画行业有许多玩法,书画家们叫“玩墨”,收藏家叫“古玩”,古时就有玩物丧志之说,我却认为物玩得好,是可以增志的。

  中国书法是一个老少皆宜的玩艺,玩得佳的是艺术家,玩得好的可陶冶情操,玩得勤的可锻练身心。从经济成本上说,玩书法远比玩马术、玩高尔夫便宜得多,比玩麻将,玩输赢少了许多麻烦。从风险上说,玩权术易栽跟头,玩股票易被套牢,而玩书法轻松愉快,成本低,风险小,老少皆宜.

  书法可以玩什么?刘俊京的书法实践告诉我们,书法可以玩兴趣。刘俊京对书法有着深厚的兴趣,做什么事他都喜欢用书法去表现,时下流行养生学,他把书法融入养生之中。提出了“养生书法”的理念,让人眼前为之一亮。在刘俊京眼里,书法可以传播养生,也可以实践养生。我经常在公园看到以书法锻练的人,他们在地上写得又快又好,纯正的楷书、隶书,还有草书。有些人觉得笔太小不给力,还自制了几十公斤的笔,拖着一个大桶的水,从山上写到山下,水写在水泥地上,很快就蒸发了,但他们却能从中享受到无穷乐趣。

  书法可以玩情趣。书法原本是文人宣泄情绪的一种载体,一种方式。书画怡人,陶冶情操,或警世自勉,或寄托情怀,兴之所至,即兴挥毫,痛快淋漓,不为钱、不为名,只为表达心情。这种玩里透着一份真情,像王羲之的《兰亭序集》,把酒言欢之中也有一分哀愁;颜真卿的《祭姪儿稿》悲愤之情流露于笔下;苏东坡的《寒食帖》,通篇也是怀才不遇的感慨。刘俊京的书画情趣很浓,或信笔挥毫,或乘兴一抹,或兴致玩墨,艺术与把玩间得以展示,情趣在笔墨间得以流露。

  书法可以玩学养。中国书法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有许多值得总结和学习的。俊京一直在倡导,“作为书法爱好者、书法家要沉下来,戒除焦躁,博学博修,才能不断提高文化修养,才能使自己的艺术作品丰富。”刘俊京是个医生,从事医疗工作十余年,对中医理论和实践,都有不俗的研究,尤其对中医养生颇有成就,创立出养生书法,他的一系列的养生书画作品,给人们带来的不只是精神上的文化熏陶,还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养生知识。

  时下人心浮燥,艺术圈中人也各有所玩,玩名利的有之,争名遂利;玩技巧的有之,舞笔弄墨;玩骗术的有之,弄虚作假。书法谁都可以玩,但不管你怎么玩,书法还是书法,它不会因为你的“玩”法而改变书法自身的运动。书法博大精深,人们的任何“玩法”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

  书法是高雅的,“玩书法”也应该像刘俊京一样“玩”得高雅。

  书法要怎么玩?

  玩也是一门学问,在刘俊京的作品中,我们看不到那种超大的作品,没有时下流行的拼、染、搭,却能够把中医的望、闻、问、切融进书法,别具一番味道,原来书法也可以这样玩。

  玩书法要能放。中国书法浩如烟海,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让学习者传承的压力好大好大。中国哲学有一个说法,有所失就有所得,学会放下才能成功。刘俊京是一个有定力的男人,为了书法他能够他放下了名利,不去刻意地炫耀自己书艺,把日常点滴的所思所想都融入书法;他放下了应酬,潜心读书,研修绘画、篆刻、戏曲、音乐、舞蹈、诗词,把一分博学融入书法;他放下了急燥,从《弘一大师年谱与遗墨》入手研究佛家禅意书法的奥秘,把一分宁静融入书法。

  玩书法要能迷。对艺术,首先是要入迷。入迷才会有兴趣、有动力,才能钻得进去。对艺术入迷,就自然会去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学习、研究艺术,继而才有能力发展艺术。刘俊京对书法是入迷的,对养生也是入迷的,可一心不能二用,他干脆把书法和养生揉合在一起,创立了养生书法,没有一股迷劲是做不到的。其次,要沉迷。没有什么能够像艺术一样充满着魅力,刘俊京和所有沉迷于艺术的人一样,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沉迷于纸笔墨砚,点横撇捺,沉迷于花鸟山水之间,享受了寂寞,也享受了快乐。第三,要痴迷。对艺术的痴迷是一种境界,只有那种把艺术已经作为自己生命的一个部分的人才可能达到疾迷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刘俊京是欢乐的,欢乐到一种痴迷的程度。欢乐到一种痴迷的程度就已经和艺术融为一体了。

  玩书法要能收。书法是丰富的,正草篆隶各有风采,刘俊京像一个贪婪的“孩子”,他广种博收,他善于从古人中吸取营养,其书涉及正、草、篆、隶各种书体,无所不精。

  其楷书传承北魏经典,厚重中不失灵巧,清纯典雅,行笔从容,有一种古朴的味道。楷书启功绝句,行笔厚实,收放有如,其来、如等字,很有禅意书法的味道,翰、一、手、心等字的收与来、墨、如、八等字的放相互协调,互为补充。楷书胸有波澜诗,行笔率性随意,融楷隶为一体,沉稳大方。楷书清包世臣论书绝句,以造像书体入书,但打破了造像书体的平稳,揉合了爨宝子的随意,有几分拙趣。小楷千手千眼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结体紧凑,字型偏扁,揉合了楷书和隶书的笔法,舒展大方,相互穿插,辅之以标点,浑然一体。

  其隶书吸收了金农、伊秉瘦和汉简的笔法,结构变化丰富,将隶书的藏头护尾收于笔端,尽情挥洒。隶书唐五绝两首,深得清伊秉瘦的韵味,横平竖直,撇曲捺展,如舞如诗。隶书蔡雄七绝诗,以金农的隶书书这,把厚重与巧拙结合起来,繁收简放,相得宜彰。那撇时而紧凑,很有力的撇出,像一个逗号,时而细细地撇出,像一个飘舞的长袖。其作品心经,充分展示了其书法的功底,正草篆隶,各有风采,隶书心经,有的是融入了汉简的笔法,有的是金农的味道,有的是伊秉瘦的风格,多姿多彩。

  其行书作品,端严中巧寓变化,收敛多于舒扬,含蓄多于直张,不激不厉,顾盼有情,洋溢着文质彬彬、潇洒自如的君子之风。行书启功论收绝句,用笔厚实,轻重相间,挥洒有度,其书整体上偏楷,以楷书笔法写行书,以行书笔法写草书,行中带草,收放自如。行书舍南舍北诗,书写流畅,信笔而书,用笔厚重,有沙孟海的味道。 

        书法要玩到什么境界?

  冯景元有篇小文,叫《玩》,说“玩是初界,也是大界。”画家林风眠在上海介绍自己的时候,诙谐地说自己是弄点颜色玩玩的人,还说自己是好色之徒。大画家林风眠举重若轻,很谦虚地说自己弄点颜色玩玩,这一玩就成了中国整个二十世纪美术界的精神领袖。弄点颜色玩玩,说是玩其实已经超脱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玩要玩得有境界,刘俊京玩出了境界。刘俊京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人,虽说是玩,你看他玩墨信笔的时候,却透着十分的认真,他把“敬、净、静”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

  玩不可不敬。刘俊京把“敬”作为书学实践的第一个境界。敬古、敬师、敬人,刘俊京以古为敬,以古为师,上溯魏晋,下追宋明,吸取魏晋的古朴,宋明的气韵。他以师为敬,遵师训,承师业,以严谨、整肃、规范的态度治学,表现其对书学的“恭敬”与虔诚。他以人为敬,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虽然他总是以玩墨、信笔自称,其书却公正端庄,尽显儒雅之气。

  玩不可不净。“净”是刘俊京的书学实践的第二个境界。纯净、洁净、干净,他崇尚“净”,他作书就像行医,必洁其手、磨其墨、摘其纸,起笔收笔,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滴滴哒哒的。表面上看是干净,却映射出他心底里的纯净,洁净,心无杂念,笔则净。

  玩不可不静。“静”是刘俊京的书学实践的第三个境界。静心、静气、静宁,静的本意是不争,不争则能知足常乐。其书不浮燥,用墨干净,墨色亮丽,字与字之间相互穿插,每个字每个笔画都安安静静地,一切顺其自然,不争不挤,很有章法。其书大都是与其养生治病的相关知识,透着一分灵性,不争名贪利,顺其自然,就像中医里说的,静居则安。宁静可以致远,“静”把刘俊京书法引入了一种悠远的境界。

  冯景元说:“人生走过后,血过,泪过,名过,利过,沧桑过,荣辱过,沉浮过,进入一种境地、一种诠释、一种了知、抑或也是一种彻悟。”刘俊京就是这样。